幸运快3彩票网

 
今天是:
紫阳民歌情歌形态初探
浏览次数:8187作者: 朱云资料来源: 《安康日报》发布时间:2017-11-15 17:45紫阳 黄超

    情歌是紫阳民歌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涉及到了人类爱情生活的方方面面,在艺术上取得了较高的成就,是安康民间文艺的重要代表,具有很强的流传和认识价值:

    深刻的爱情萌发抒写。爱情的产生既具有生理的基础,也具有社会伦理道德规范。瓦西列夫在《情爱论》中认为:“爱情既是出于本能又受到思想的鼓舞,既有生物性又有社会性……如果爱情仅仅出于本能……那么它就不会蕴含着精神文明的魅力,它就会仅仅表现为一时的激情。如果爱情仅仅是理性的,仅仅是来自于思想,那它就永远无法振奋心灵,它的生命力也就枯竭了。”与一般中国文学创作比较,紫阳民歌对爱情的抒写虽然也会涉及社会伦理道德内容,如:“兰草花儿绿油油,开在姐儿房当头,勤劳人儿摘花戴,懒汉二流子莫来求,游手好闲我担忧。”(《兰草花儿绿油油》),但更多地还是强调生理的刺激,如“草帽子来黄沙沙,里头别的栀子花,揭开草帽看栀子,短命死的好头发。”(《短命死的好头发》),又如“打个呵欠嘴一喳,人人说我想冤家。纸糊灯笼明不假,打开窗户说亮话,人人都有十七八。”(《人人都有十七八》),据说,这些歌词很长时期被看作是不健康的歌曲,但如果从艺术对人性的表现看,正是因为了有了这些描写人性本能的歌词的存在,紫阳民歌才具有了不竭的生命活力。

    多层面的爱情追求描写。心动之后是追求,求爱因此成了爱情描写中必不可少的内容。在这方面,紫阳民歌进行了多层面的刻画,具有很高的艺术审美价值。这里有展开追求前的彷徨(“姐儿穿蓝又穿青,我今穿个烂巾巾,有心上去说句话,又怕姐儿不做声,一来伤脸二丢人。”《姐儿穿蓝又穿青》),有勇敢追求的大胆(“唱个山歌逗一逗,看姐抬头不抬头,马不抬头不威武,人不抬头不风流。”《唱个山歌逗一逗》),有追求方式的机灵(“吃了饭来把碗丢,乖姐出来把碗收。人多不好把话说,戒指丢在碗里头。”《戒指丢在碗里头》),有追求过程中的阻碍(“姐儿住在二家梁,劝姐莫恋两个郎,有朝一日同了路,你一刀来我一枪,惹下祸来谁担当。”《姐儿住在二家梁》),有追求进程中的执着(“月亮出来亮堂堂,照见河坝打鱼郎。打不到鱼儿不收网,恋不到姐儿不收场。”《月亮出来亮堂堂》)。

    辩证的恋爱情态描写。人类的爱情是一种非常复杂的心理现象,这里有快乐,也有痛苦。紫阳民歌对爱情的描写进行了辩证的处理,充分地展现了人类爱情生活的复杂本性,充满智慧。这里有初恋的羞涩(“新打毛镰自转弯,新恋姐儿头回难。心头好似棍打鼓,脸上如同火烧山,好像文官过武关。”《新打毛镰自转弯》),也有失恋的苦闷(“我和幺妹门对门,眼看幺妹长成人。花花轿儿抬起走,你看呕人不呕人。”《我和幺妹门对门》);有恋爱的深情(“心想为郎做双鞋,不知尺寸咋剪裁?郎家门前撒把灰,偷看小郎走路来。”《心想为郎做双鞋》),也有恋爱的隔阂(“桃叶尖尖柳叶密,心里越想越着急,高山千尺都有顶,大河万丈都有底,郎的心思难猜疑。”

    当然,紫阳民歌也有一部分是描写男女私情的。从一般社会伦理道德规范看,私情是要受到谴责的,但是如果考虑到过去很多女性出于生活所迫不得不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那么这些歌词就具有了追求自由爱情的本性,并因此具有了一定的合理性和社会认知价值。

紫阳 黄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