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快3彩票网

 
今天是:
文化艺术报:茶香不散歌不落
浏览次数:16332作者: 刘全军资料来源: 《文化艺术报》发布时间:2019-03-17 18:02紫阳 黄超

    “三月三,上茶山,姐妹采茶呀,心喜欢。山山飘清香,处处好茶园。”清明前后,陕南紫阳的茶山开始沸腾了。一场知时节的春雨如绢丝绵绵飘洒过后,黄金般的朝霞洒满了山乡,山南山北的茶园经过漫长的“休养生息”,在阳雀欢快的催叫声中自由而又羞涩地吐露出娇嫩新芽,舒缓挺出嫩绿青翠的“一枪二旗”,完全达到了“头道茶”采摘标准,春风轻轻一吹,茶香就弥漫山乡了。采茶姑娘收拾打扮,挎着竹篮,成群结伙,欢声笑语上茶山,采呀采茶忙……

    紫阳富硒茶每年开园第一采,都是芽头,标准的一芽二叶。“雀舌经春长,阴岩初吐芽”,什么时候开园采摘,时令说了算,山风说了算,鸟儿说了算,茶农说了算。春光催人采茶忙,山风为我送茶香,“头道茶”务必在清明前后短短几天采摘完毕,而且最好是在清晨,乘着山中雾气,吹着徐徐山风,翠绿的茶树清新茂盛,在润风中摇曳,露叶均沾湿气散发出诱人清香,茶芽开鸦雀口初展形态,采茶姑娘眼明手快,采摘的鲜叶装入挎在腰间的竹篮,使鲜叶新鲜不沤。

    此时采摘的鲜叶到底有多鲜嫩?紫阳民歌告诉你:“哥是嫩笋刚出土,妹是茶树刚发芽。”采回鲜叶,现采现制,用清洁化机械加工的有机名茶紫阳毛尖,外形细紧呈弯曲,色嫩黄绿多绒毛,嫩度特高,香烈尤倍。取山中幽泉,水烧得欢笑,用雅致的瓷碗或透明的玻璃器皿冲泡,毛茸茸的茶芽瞬间便在杯中翻滚,如苗条女子律动炫舞,让人赏心悦目,不由想起“从来佳茗似佳人”的妙句。静心等待稍许,待茶叶沉入杯底,相互拥簇,似美人扎堆,揭开杯盖,茶香袅袅升起,满室生香,清饮“仙茗”,顿觉“尘虑一时静,清风两腋生”,茶不醉人人自醉,恨不得留驻茶乡“卧听山城长短更”了。 

    紫阳是“中国名茶之乡”“中国最美茶乡”。紫阳富硒茶获得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和国家地理标志证明商标,被国家质监总局确定为国家富硒茶标准化示范园区。享有这等殊荣一定有悠久的历史,璀璨的文化。俱往矣,当汉江、任河沿岸那一座座昔日曾给鼎盛的商埠古镇渐渐堙没在瀛湖碧水中的时候,当茶马古道的马蹄铃声被山风吹得只留下岁月回声的时候,当那些浩瀚茶事碎片被后人郑重地载入历史卷帙的时候,紫阳茶叶进展时时彩史上一个史无前例的崭新时代到来了。这个新时代赋予了紫阳富硒茶盎然生机和无尽希望。富硒茶产业已成为农产品区域公用品牌的“金字招牌”,与紫阳民歌这一民间文化艺术名片交相辉映,成为紫阳县脱贫攻坚的“助推器”、乡村振兴的“发动机”。你听《茶山对歌》:“茶香香在手指上,相爱爱在心里头。山爱流水水常清,水恋青山水长流。山常清,水长流,爱个天长地也久。” 

    从紫阳民歌品味紫阳茶,茶如歌;从紫阳茶品赏紫阳民歌,歌如茶。驱车从紫阳山城出发,向西南行驶8公里,便到了风景如画的紫阳富硒茶观光园。湛蓝的天空飘着白云,碧绿的茶园荡漾春天的气息,馥郁的茶香裹挟着青草的芬芳沁人心脾,优美动听的民歌让人心情舒畅,这一切美好得不能再美好的茶山情正催生真性情的种子发芽,以茶结缘的浪漫故事便开场了。

    茶山对歌,古老的开园仪式,现场体验的不仅是那场民歌盛会,重要的是感受到茶事运动中性灵歌唱振荡出的那种寓劳于乐、寓劳于情的劳动生活快乐情趣。在茶乡紫阳,男人们个个都是“茶把式”,都是精心管护茶园的行家里手,女人们个个都是采茶能手,都是茶山“百灵鸟”。采茶女大多是农家小媳妇,其中也不乏妙龄少女,她们的采茶技术很熟练,双手也很灵巧,像织布梭子一样快。她们有说有笑,边采边唱,没有媚俗,没有作秀,显得格外轻松愉悦。紫阳民歌唱道:“茶树如琴枝如弦,铮铮淙淙谁来弹?茶农都是好琴手,奏出茶歌好丰年。”采茶姑娘一双灵巧的手,采鲜嫩的茶叶如弹琴般轻快自如,发出的声音如悠扬琴声,奏出自然和谐的茶乡新歌,是那么的悠然动听,是那么的清爽慰贴,身临其境,顿生“浮生采摘一世茶”的心念。人生如茶,有这一次就够了。

    在茶山,唱什么歌,唱得好不好,不重要,重要的是热闹一把,打发那种因肢体动作太单调细微而产生的枯寂,更多的是用歌声表达心中的喜悦。有歌唱劳动的,如《顺采茶》《倒采茶》两首小调,歌名“采茶”却不唱采茶,“采茶”被用作“起兴”。《顺采茶》从正月唱到腊月,前四段唱的是小郎哥哥要出远门,向情人告别的话语;后八段唱的是小妹的难舍之情,嘱咐小郎的注意事项以及对小郎的思念。《倒采茶》从腊月唱到正月。“腊月采茶下大凌,王祥为母卧寒冰……”“冬月采茶冬月冬,秦琼打马过山东……”每段唱一个古人或传说典故。这种以“采茶”作为起兴的民歌,我想恐怕是作为茶乡的紫阳才会有的吧。

    “姐在茶山唱茶歌,郎在茶园大呵喝,一声唱来一声应,一个唱来一声和,知心话儿歌来说。”从这首民歌中就可想象到春到茶山有多么的闹腾,有多么的浪漫,有多么的别开生面。正是这种特殊的艺术感染力激发了人们集体劳动的热情,感受到集体劳动的快乐。男女老少自由放歌,有独唱的,有对唱的,有帮腔的,有喝彩的,笑声就越发的欢愉,歌声就越发的响亮,女人们采摘也越发起劲,茶叶的鲜香就越发地飘远。忽然,一声男高腔扯开嗓子山响起来:“唱个山歌逗一逗,看姐抬头不抬头,马不抬头不威武,人不抬头不风流。”歌声还没落音,就听见一个女人回音了:“山歌越唱越花心,乖姐越打越偷人。火烧芭蕉心不死,荷花收口不收心。”约郎相会在茶林,唱支山歌当媒婆,这样浪漫的茶山情缘只要有人开场撩拨,那就如高山瀑布一样激越,一泻不可收拾。果然,那男声迫不及待地又响起来:“这山望着那山高,望见乖姐出来了。前头梳的人字路,后头梳的元宝头,有钱难买姐风流。”那对歌的女人没有直接去迎合,而是用揶揄调侃的口吻回敬:“哥儿生得黑又黑,活像一条乌梢蛇,站起没有三尺高,杀了没有二两血。”惹得满茶园的人都哄笑起来,那男声便缄口了,他要是再继续撩逗下去,一定会招来众多女人的糟践,那样就下不来台了。见没人应声,女人们便开怀大笑起来,笑得那个得意,笑得那个忘形,笑得那个放浪,简直要把男人们气晕。

    紫阳茶香从上古巴蜀时期飘香到如今,如汉水般悠长;紫阳茶歌从古唱到今,总是唱不够。不唱的话,日子会显得冷秋秋;不唱的话,人就不开怀,生活就没了情趣。

 

    ——原载2019年3月15日《文化艺术报》第A04版

紫阳 黄超
?